马内斯往空中洒了一把美元厚厚的一沓少说也得

 秦悦然的心血不能白费,秦远途和林子等人不能白死。
 
    谁干的,谁就得拿命来填补。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小八等几人都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锐哥,我们也想参与进来,远途哥和林子的仇,我们也要报。”几个秦家的年轻人说道。
 
    “装修公司那边的补偿暂时由我来出,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开工,我需要让悦然一生酒店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恢复原状。”苏锐眯着眼睛说道。
 
    这可不是个小工程。
 
    “好的,锐哥,我们等那边的情绪平复下来,就立即开工,我们会给装修公司的每个工人都购买人身安全保险。”小八几人一听,立刻放下心来。
 
    在这一场风波之中,装修公司那边也死了两三个工人,还有几个受伤的,这都是一大笔钱,苏锐愿意暂时出这笔钱,也算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。
 
    “最重要的是……”苏锐定睛看着几个年轻人:“这件事情还是得瞒着悦然,无论如何,不要被秦家人知道。”
 
    小八点了点头,然后犹豫了一下:“锐哥,我知道,可是,我们得……得瞒到什么时候呢?”
 
    终究是不可能瞒得太久的,说不定两三天之后就会暴露。
 
   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:“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,悦然那边早晚会知道。”
 
    酒店还可以重新翻新,可是,秦远途等人却是无法再复活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马内斯,金主把尾款全付了。”一个黑人站在床前,说道,“那边还多给了十万美金,说是给你养伤的。”
 
    马内斯的一条腿上缠着绷带,鼻梁还很明显的肿着,骂道:“妈的,十万美金买老子一条腿和一根胸骨吗?”
 
    那个黑人笑了起来:“你这只是个皮肉伤而已,一万美金都多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,马内斯却有点愤愤不平:“那个该死的华夏胆小鬼,差点杀了我!”
 
    “他这一刀如果再往内侧捅个两公分的话,你大腿的动脉可能就彻底的断掉了。”那黑人说道:“你可能也就无法这样和我们对话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我毕生的耻辱。”马内斯喘着粗气骂道。
 
    身上受了两处刀伤,一根胸骨被打的骨裂,这是马内斯先前完全没有想到的场景,这些伤势虽然不致命,但也会对他在生活中造成一些影响。
 
    养了三四天的伤了,马内斯下床走路已经没什么太大问题了。
 
    “马内斯,这次的金主虽然交给我们的只是个小任务,但是他们却足够有钱,我觉得,我们可以跟他们长期合作。”
 
    马内斯点了点头:“可以,当然,这得建立在他们是否有那么多任务的基础上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钱到了,带着兄弟们一起去乐呵乐呵吧。”
 
    马内斯拄着拐站起来,然后说道:“杰斯林,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酒吧,告诉老板,把所有的漂亮妞都找来,我们包场!”
 
    那个名叫杰斯林的黑人听了这话,先是兴奋的喊了一嗓子,然后嘲讽的对马内斯说道:“我说老大,你都瘸了,还怎么玩女人?难道是要让那些姑娘坐在你身上自己动吗?”
 
    “杰斯林,快点去办,不然我撕烂你的嘴。”马内斯说道。
 
    说完,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边,看着外面逐渐浓重的夜色和逐渐亮起来的霓虹,唇角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 
    “很好,黑暗之城的夜晚,终于又来临了。”他的眼前已经浮现出很多纷乱的人影,“醉生梦死的生活,又开启了!”
 
    原来,他们就在黑暗之城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几个小时后,时钟指向了零点。
 
    在一间名叫“噪音”的酒吧里面,音乐震耳欲聋的响着,而舞池上有很多人在群魔乱舞着。
 
    这里释放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,有些人跳着跳着,已经把衣服脱掉,然后搂着怀中的舞女狂啃起来。
 
    这些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低级雇佣兵,赚了钱便很快的挥霍掉,对于他们来说,在酒吧的狂欢也能够放松放松整日刀口舔血的紧绷神经。
 
    而马内斯就坐在楼上,他望着下方的激情场面,一边喝酒,一边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在他的身边,还有两个身穿比基尼的舞女,正跟着他你侬我侬呢。
 
    “好好陪我,只要表现的好,有的是钱。”
 
    说着,马内斯往空中洒了一把美元,厚厚的一沓,少说也得有几万块,钞票从楼上纷纷扬扬的落入了舞池之中,非常的壮观!
 
    这土豪的做法顿时让现场的亢奋情绪变得更加热烈了。
 
    而一旁的两个美女见此,也都双眼放光,知道今天晚上遇到了大金主,于是更加卖力的搔首弄姿了起来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在马内斯和他们的手下纷纷醉生梦死的时候,一排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酒吧的门口。
 
    苏锐坐在车子里面,并没有立刻下令动手,他在看着手机。
 
    在手机上,还播放着锐然一生酒店被焚毁的视频。
 
    看着秦远途等人拼命抗争的模样,苏锐的眼睛里面似乎蒙上了一层浓重的血色。
 
    军师就坐在苏锐的旁边:“黑暗之城中禁止动手,你确定要这么干吗?”
 
    苏锐的眉毛扬了扬:“不过是一条伪禁令罢了,还禁止动手呢,这些年来,这黑暗之城里面发生的暗杀事件还少了?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军师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苏锐既然已经发话了,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,军师所能做的,就是默默的